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2019年06月28日 10:31來源: 齊魯網作者:
查看數0

6月27日

山東臺《問政山東》第17期節目

本期問政對象是山東省科技廳。

省科技廳廳長唐波、省科技廳副廳長于洪文、省科技廳副廳長李儲林、省科技廳副廳長潘軍、省科技廳一級巡視員張士新在現場接受問政。


一起來看

本期問政曝光了哪些問題

1

企業為賣政府面子租下辦公室,閑置一年多

局長把服裝加工廠強塞進省級科創中心?

監管何在?

戳視頻↓看詳情

位于東營市利津縣的云智創新創業示范園是山東省科技廳2018年備案認定的第二批山東省眾創空間之一,該示范園由利津經濟開發區規劃建設,總建筑面積一萬平方米。其中4000平方米樓宇為入園企業提供辦公創業場所,目前入駐的企業已經達到45家。

但是記者采訪時卻聽到入駐企業這樣吐槽,“名義上他是發展電商,干電子商務的,其實有好多別的企業。”“對面是辦信用卡的,旁邊是保險公司,干啥的都有,很亂。”

距離云智創新創業示范園三百米外還有一家云慧科技創新中心,由東營云慧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運營。它在2018年12月24日被山東省科技廳評為省級眾創空間,同時,該運營公司在同一時間被評為省級科技企業孵化器。

而記者進入云慧科技創新中心發現,大部分辦公區域處于閑置狀態,一間辦公室外懸掛著山東凝聚力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牌子,但里面并沒有人在辦公,屋內空空蕩蕩,落滿了灰塵。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里閑置了快一年,企業只是為了賣政府一個面子,實際并不在這里辦公。

在云慧科技創新中心三樓的一間辦公室內,擺放著十幾臺縫紉機,四五名工人正在作業,難道服裝加工廠也可以入駐科技創新中心嗎?對此,云慧科技創新中心工作人員的表示,“沒辦法,那個是哪個局的局長,他非要強塞過來的。”這種符合要求的嗎?“不符合 !”

去年11月,東營市發布了《關于組織申報新認定(備案)國家、省級科技企業孵化器和眾創空間補助資金的通知》,經省科技廳認定或備案的科技企業孵化器、眾創空間分別一次性給予50萬元、10萬元的資金補助。同時通過國家、省級資格認定或備案的,或者同時獲得孵化器、眾創空間資格認定或備案的,按照最高標準補助。然而部分企業落戶創新中心后卻并不在這里辦公。

在云慧科技創新中心注冊的公司有30多家,都已經入駐進來了嗎?“沒有,有的他是把公司注冊地址放在這了,很多做化工的,這種最多,他就缺一個注冊地址,沒有辦法,他本身就沒有辦公室,他就不需要辦公室,打個電話倒個油的事,在家就能干。”工作人員說。

如此亂象,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節目現場還連線了利津縣縣長,縣長回應,“開發區提供樓宇,政府聘請的第三方的公司進行管理,但第三方公司整合能力、管理能力,以及對平臺的設計層次都不足,這樣入駐的企業出現了一些參差不齊的情況。我們發現這個問題也是馬上進行整改。”

對于粗放式的服裝加工廠進了科技孵化器,工作人員說,這是哪個局的局長硬塞進科創中心的。縣長回復,“服裝加工廠是由南山集團的一對夫婦希望返鄉創業,他們當時自我介紹說是男方有服裝設計的一些特長,而且在大學有一些講座,提供了當時的一些圖片,他們說主要是做高檔服裝的一些LOG設計,可以帶動部分群眾進行創業,所以才入駐進來的。”

“作為孵化器,我看到這種亂象,我感到非常震驚。平時我知道孵化器標準上有些問題,標準上有些差距,看到名副不其實、掛著羊頭賣狗肉這種情況很震驚。”問政現場,省科技廳廳長唐波兩次用震驚表達自己的心情。

針對這些亂象,咱們打算怎么辦?如何做到“舉一反三”?唐波在節目中表態,“通過這一點,我想我們科技廳管理的包括孵化器、創業空間都要進行拉網式排查,因為我們孵化器有900多家,大排查我們爭取一周內完成,進行規范整頓。第二步,我們重新制訂標準工作,加強業務指導和規范化管理。第三點,我們采取對孵化配備好的進行績效獎勵,對差的不合格的我們賞罰分明,處置罰款。”

2

山東在全國首創“農科驛站”

驛站在村里設了兩年,村民卻全都不知道

談何作用?

戳視頻↓看詳情

“農科驛站”是山東省科技廳提出的國內首創的科技為農的新模式。“農科驛站”是用來做什么的?它主要用于開展農科研發、農技推廣、精準扶貧、職業農民培養、成果轉化等方面的工作。2016年9月至今,省科技廳已經公布備案了兩批共890多家農科驛站。聽上去高大上的農科驛站,在6月27號山東廣播電視臺《問政山東》節目中,記者就做了詳細的追蹤調查。

近期,在山東省第二批農科驛站備案名單里,德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抬頭寺鎮共有六家。當記者來到抬頭寺鎮王坤村尋找農科驛站時,村民們卻表示并不知情。

根據名單公示,抬頭寺鎮王坤村農科驛站的運營主體是德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坤旺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幾經周折,記者找到了合作社的理事長,理事長卻一頭霧水:“不知道啊,你去村委問問。”與此同時,這位理事長介紹,合作社歸王坤村集體所有。那村里了解情況嗎?村支書表示,好像是科技局組織的,合作社也沒有專家。

而在抬頭寺鎮的另一家劉集村農科驛站,幾位負責人給出了同樣的回答。

在德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科技局,記者電話咨詢了負責農科驛站的工作人員。

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省里不撥款,原來說可能有,但一直沒有,沒有錢就沒人搞這個。”

而在臨沂市羅莊區,這里的幾家農科驛站同樣存在問題。一些農科驛站已經是人去樓空的狀態。

記者隨后又來到了羅莊區中坦村,中坦農科驛站是山東省第一批農科驛站,設立于2017年,然而,兩年的時間過去了,這里的村民似乎并不清楚有這樣一個服務基層農業的機構。

農科驛站是山東省科技廳提出的國內首創的科技為農的新模式。新的模式落地卻出現閑置甚至不知情的現象,在《問政山東》直播現場,省科技廳廳長唐波直言農科驛站當時的出發點是想助力脫貧攻堅跟鄉村振興計劃,“但是做的過程中,為什么要做,回答這個問題,怎么做,如何做,做的結果會更好,標準或者管理要落實。我覺得我們科技系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究竟問題出在了哪兒?主持人現場問政德州市科技局負責人,這位負責人表示節目曝光的農科驛站大多是剛剛備案注冊的,回去一定積極排查整改。

而對此現象,省科技廳廳長唐波態度非常明晰,“我覺得這個應該說不符合標準,做官僚派,弄虛作假是第一,現在我只能說它是不符合標準授牌的!”

3

山東研發出全球第十四個海洋創新藥

最后卻跑到外地去轉化

上海還拿出10倍薪酬來挖研發團隊

戳視頻↓看詳情

GV971,全球第十四個海洋創新藥。由中國工程院院士管華詩科研團隊參與研發,是一種治療阿爾茨海默癥的新藥,今年即將上市。

然而,山東研發出了這么牛的海洋生物新藥,最后卻跑到外地去轉化。

中國工程院院士管華詩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當時的專家就說,你為什么賣給美國?你為什么不在中國來開發?”

管華詩院士介紹說,“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咱們這個企業前期投入的這種機制還沒有建立起來,這個藥當時還沒有成熟到,叫你看到就要成的那個程度,所以咱們整個的企業經營過程當中,體制和機制所決定的。后來,上海綠谷制藥集團又從美國公司買回了在中國大陸包括香港澳門的經銷權,實施權。”現實情況就是,GV971已經成為上海制藥行業的明星產品了。

管院士坦言,“我在中國海洋大學,在青島,作我來講的話,心里總是想,父老鄉親都問這個成果弄哪兒去了,都有這樣一個疑問,但是過程就是這么個過程,這是個客觀事實。”

與GV971一樣,由管華詩院士親自主導的海洋抗腫瘤藥物BG136,目前也處在尷尬的境地。這一靶向治療結腸癌藥物的最新研究成果,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進入臨床試驗并最終上市的海洋藥物。但在這個階段它投資的強度要接近1000萬。這個時候高校院所不具備這個能力。而且山東的很多企業在這個階段,感覺到還是比較早期,所以管院士這一年多很是焦慮。

目前BG136已經做完成藥性評價,正處于申請臨床批件階段。而這個階段需要的研究經費從百萬級突然激增到千萬級。對于一個研究機構來說,這顯然是負擔不起的。在山東,藥物研發在這個階段,政策性資金較少,申請渠道少。即便申請到,金額也不大。

而目前,青島海洋生物醫藥研究院計劃打造中國的“藍色藥庫”,一批藥物研究同時推進。未來兩三年,青島海洋生物醫藥研究院計劃布局20個左右的項目,資金缺口達2個億。

現在BG136也受到了外地研究機構的青睞,他們計劃投入更多力量招攬BG136。與此同時,上海一直在挖管院士的團隊,BG136項目上海早就伸出了橄欖枝,10倍于現在的報酬。

“首先感到很內疚,也很遺憾。我覺得這樣一個項目,作為科技主管部門花落他家,雖然通過一番周折后到了上海,但是沒有在我們本地,非常遺憾。”問政現場,省科技廳廳長唐波直言非常內疚和遺憾。

而對于上海開出10倍于現在的報酬來挖管院士的團隊,唐廳長直言非常著急!那如今,BG136項目有希望轉化嗎?唐廳長回答:“有希望。我們采取了措施,跟市里通過項目引導、專項設置跟金融部門的合作,采取基金跟企業共同參與,我們50個億的基金就是針對海洋藥物。”

4

申請了7項國家發明專利

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屬于國內首創

申請省級科技項目被拒

“原因是我們是小微企業”

戳視頻↓看詳情

中小企業是國民經濟中最有活力和創造力的部分,對中小企業發展進行支持并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必不可少。但是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中小企業、小微企業在申報一些科技項目時卻往往感覺到門檻兒有點高。

煙臺市福緣環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科技型小微企業。從2013年開始,公司就投入3800多萬元研發城鎮生活污泥資源化利用技術,用于推進城鎮生活污泥資源化示范創建工程等,至今全套設備和技術已經在江蘇某企業成功試用。

煙臺市福緣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于經理告訴記者,目前該項技術一共申請了7項國家發明專利。“我們將城鎮污泥在處理前進行改性,再將污泥中的糖類和蛋白質轉化為脂類,轉化成脂類為我們后來的熱解提供熱源,以此來降低整個熱解處理的成本。同樣的工作在國外的話大約兩百塊錢一噸,我們能做到20塊錢一噸。”

為了推進該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該公司申報了山東省2019年度重大科技創新項目,但是并沒能進入入庫項目名單。于經理聽到的申報失敗的理由更讓他泄氣。“那邊工作人員告訴我們沒有通過,沒有通過的原因是我們是小微企業,注冊資本只有10萬。”于經理感覺很委屈:“雖然我們的資本注冊資本比較少,但是我們在項目的研發和投入上一點都不比別人少。”

而煙臺市科技局工作人員的回應則是,“重大科技創新工程更多的是面對一些重大項目,對小微企業的話,我建議從這些小的開始,你上去就弄500萬,不可能的。”

同樣在威海,注冊資本達1780萬元的威海市銀河光電設備有限公司,為了對其生產的汽車玻璃智能化預處理裝備進行升級研發,也進行了山東省重大科技創新工程項目申報。

威海市銀河光電設備有限公司總工程師王偉介紹,他們這個設備的開發成功填補了國內的一個空白。“我們這個產品出來以后,日本的阪東和佰超公司降價了20萬美金。并且阪東和我們還有一個專利糾紛,2018年我們也是成功的打贏了這場官司,取得了一個完勝。”

據王偉介紹,他們基于自主開發的先進汽車玻璃預處理成套設備,設定符合汽車玻璃產業發展方向的研發目標,申請省重大科技創新工程項目本是信心滿滿,但最后仍以失敗告終。

威海市科學技術局工作人員這樣答復:“省里項目也不是說什么企業都能報。不是說你這個技術,他感覺你沒有這個能力來完成這個項目。”

王偉對此很是疑惑:“像我們這臺機組,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屬于國內首創,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我就不明白了,為什么不能算是重大科技創新項目呢?”

對于上述記者調查的兩家小微企業申報科技項目門檻高的問題,山東省科技廳廳長唐波表示,確實存在這方面的問題。同時,唐廳長也表示,山東省科技廳目前已經推出專門針對中小型企業的創新經濟競賽行動計劃,這個計劃支持力度最高一百萬元,已經推行一年多了,去年支持了上百家企業。除此之外,山東省科技廳還推出了創新卷補助,提供5類系列支持,包括融資貸款提息補償等等。

網友評論
    幸运金蟾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