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2019年07月03日 09:52來源: 濱州傳媒網作者:記者 張衛建
查看數0

最近幾天,一名幼師在幼兒園畢業典禮上掩面哭泣的視頻在微博、朋友圈廣泛傳播,人民日報、北京青年報、環球時報、“紫光閣”等全國知名媒體也紛紛做了轉載。在留言里,滿是溢美之詞:“老師是真愛”、“我也看哭了”、“最美的老師”……

視頻里的內容,就發生在咱們濱州濱醫附院幼兒園,那名泣不成聲的老師,叫劉杰。她說這次“走紅”讓她很意外,而視頻里的故事,其實只是她們的日常。

7月1日下午,記者見到劉杰的時候,她正在接待當天入園的小班孩子和家長,未來三年,她將與這些孩子們朝夕相處。

視頻里的劉杰在哭泣,而在平時的工作和生活中,她呈現給孩子和老師們的,是她甜美的笑容。

在和家長們溝通時,劉杰的嗓子是沙啞的。

“我是周期性啞嗓子,一般周一、周二還好些,從周三開始沙啞,周四、周五最嚴重,周末兩天恢復,然后下一周又開始循環,平時說話太多。別看我現在嗓子這樣,但上學時我還是學校合唱團的呢,經常外出比賽,那時嗓子真好。”劉杰笑著說。

走紅,實在意外

說起自己哭泣的視頻在網上走紅,劉杰坦言:“太意外。”

“6月27日上午,幼兒園舉行大班畢業典禮,孩子們在臺上表演話劇‘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我在臺下做指導。在孩子們的表演過程中,他們身后大屏幕上展示的是三年來孩子們的成長照片,想到陪伴了三年的孩子們即將離開,我的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剛開始我還能忍著繼續給孩子們指導動作,但后來實在控制不了,只能是把臉捂住。”劉杰說。

這時孩子們也看到了劉杰情緒的變化,“孩子們還在表演中,為了不讓他們多想,我又抬起頭,把節目指導演完。下場后,好幾個孩子圍著我一起哭,我又控制不住了。”劉杰說。

從2016年接手這些孩子進入小班,三年時光,劉杰在內心已把他們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6月27日深夜,有人告訴劉杰,她在畢業典禮上掩面哭泣的視頻在網上傳開了,隨后更多的朋友、同事、學生家長都紛紛告訴她“走紅”了,“這時心里感覺到有壓力了。”劉杰說。

熱愛,發自內心

從2007年幼師專業畢業至今,劉杰從事幼教職業已有12個年頭。

“我喜歡孩子,喜歡和孩子們在一起玩,幼師是我最想從事的職業。”劉杰說。

“劉杰在這份工作上敬業、專業、有創新。”濱醫附院幼兒園一園園長王樹霞說,“更難得的是,從教12年,家長對她零投訴。”

而這,或許正是因為劉杰對所從事工作發自內心的喜歡。

“家長每天早晨七點半把孩子送到園里,下午五點半接回家,期間這十個小時,吃飯、睡覺、做游戲,我們一刻不離地和孩子在一起。很多家長說,我們和孩子在一起的時間比他們還要多。”劉杰說。

“在很多人看來,包括我在參加工作之前,認為幼教就是陪孩子一起玩,讓孩子們開心,也就是一些人口中的‘看孩子’,但當真正從事這個職業后,才發現與想象的很不一樣。”劉杰說。

“幼兒園是孩子從家庭邁向學校的關鍵階段,在這里,我們要培養孩子們的各種自理、自立能力,嘗試培養他們健全的人格,啟蒙他們的一些才藝和技能。就拿做游戲來說,做什么游戲?設計什么環節?鍛煉孩子的什么能力?都需要我們用心考慮。”劉杰說。

千人千面,孩子也是如此,劉杰說在幼兒園里會遇到各種性格的孩子,有的好動,有的好靜,有的古靈精怪,有的也會讓老師一時無所適從,但從孩子身上,劉杰說收獲的全是快樂,“有人問我遇到特別調皮的孩子怎么辦?我想說的是,越是讓你頭疼的孩子,讓你得到的快樂也是最多的。”

希望,多些理解

在問到從事幼師行業這么多年,有沒有遇到什么苦惱的事情時,劉杰說,如果說真有苦惱,那就是有時家長和老師考慮的問題不一致,“家長的不理解會讓我們有時真的挺難受。”

“這個問題,也是幼師這個職業普遍會遇到的。”濱醫附院幼兒園一園園長王樹霞。

“如果換位思考一下,我們也能理解,畢竟現在每個家庭就只有一到兩個孩子,所有的家長都對孩子充滿了期望,家長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正因如此,也對我們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督促著我們在工作中不斷創新。”王樹霞說。

“舉一個例子,如果一個孩子在幼兒園不小心磕著、碰著了,首先這是我們誰都不想看到的,要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肯定是自責的,心也總是懸著,如果家長能夠理解,說一句安慰的話,我們心情馬上就是陽光燦爛;如果家長不理解,這件事真的就能很長時間壓在心里。這么說不是推卸責任,只是希望家長們能夠更加理解我們。”劉杰說。

對于這次“不慎走紅”,劉杰說其實這就是幼師的日常,當天畢業典禮的時候很多老師都哭得稀里嘩啦,只不過是趕巧自己被一名家長拍下并發到了網上。

參加工作以來,劉杰已經送走了四批孩子,第五批也將在這一周全部入園,“來不及多想了,以后的心思就全在這些孩子身上了。”劉杰說。

談及自己的職業,劉杰說,這是最好的職業,這是最幸福的工作。

網友評論
    幸运金蟾免费试玩